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ji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相识  

2009-09-13 19:49:10|  分类: 战友情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相识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  这次参加北京盛会的一个重大收获,就是见到了几十年未见的老战友,尤其是见到了在网上相知却未曾谋面的战友,更是让人兴奋不已。8月26日,11连各地战友在昌平碓臼峪聚会,上海的乐嘉民、金家鹏一早就到了;哈尔滨的刘志斌中午乘出租车赶来;戴琛和黄则成下午驾车到会。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,初次见面离着七八步远,黄则成大声叫出了我的名字,我还没反应过来,这是咱团有名的鸠山。大家见面丝毫没有生分感,拍照、聊天,一见如故。

    8月27日在党校,彩排、看知青墙、座谈直到晚上演出,事儿还挺多。尽管没有特意寻找,仍有幸见到了不少战友:在礼堂见到了热心关注的李秀琴、帮我联系好友高建群的闫培、加拿大赶来的张敏;饭堂外见到了久仰的荣为人、60团的塔头墩甄少卿;2号楼外遇到了直言快语的赵军;演出前在礼堂后面看到了蹲在一旁吃盒饭的潘海迅……。因为他们都很忙,见面只是匆匆,却也让我一次次地激动。8月28日大合影之前,高建群找到了我,说好大会结束后再联系。尤其让我高兴和意外的是,见到了原29连的指导员姜安秋。

    在60团的时候,我和姜安秋只是在团部开会碰过几次面,但我们都觉得挺谈得来,交谈中得知,他竟是我小学同学的哥哥,这让我们的关系又亲近了许多。自1976年我离开60团后,我们再没有见过面。我曾在604空间和上海的战友中打听过他,但没有确切的消息。28日上午在向大合影地点集中的路上,忽听身后有人喊我,回头一看,嘿!姜安秋,那真是一个惊喜。我俩边走边说,姜哥真有心,他知道我离开东北后去了烟台,之后回到北京,尔后又去了上海。我很惊讶他是如何捕捉到关于我的信息,他笑着告诉我,有一回在晚报上见到了我的名字。我一愣:我何时上过北京晚报?经他提醒我才想起来,那年我在上海的住所漏水,而人正在北京,急中生智,托22次列车长将房门钥匙带给我上海的亲友,及时处理了此事。事后我给北京铁路局写了一封表扬信,北京晚报报道此事时提及我的名字和工作单位,姜哥看到这段内容,认定我在上海。合影地点到了,姜哥让我赶紧招呼我连的战友拍照,就告辞了。

这么多年没见面,好不容易找到了得和姜哥好好聊聊。党校活动结束后,我再想和姜哥联系,却发现彼此竟连个联系电话都没留,郁闷!不行,得想法儿找他。脑中一闪:他在谈话中提到,和邢益农、刘爱民是中学同学,常有联系。这就好办了,邢益农、刘爱民那都是604的名人。立马打开电脑,给邢益农发消息,索要姜安秋的联系方式并很快得到回复。我联系到姜安秋,告诉他我在北京还呆两天,想找个时间再多聊聊。他马上答应并提出可以约益农、爱民等几位好友一起来坐坐。那太棒了!我正求之不得呢!

9月1日晚5:50,我如约来到安外东河沿的河边涮肉,姜哥已在门口等候。见了面他向我介绍了身边的一位儒雅男士:这是中央民族大学外语学院的费桂林教授,是我们在60团6连的好朋友。赶忙上前握手致意。稍许刘爱民也到了,这位604的金虎在党校已打过照面。只差邢益农了,姜哥给他打电话,知他已在路上,我们就先进店定位了。生意还挺火,一楼已满,二楼是无烟区。无烟区就无烟区吧,大不了到过道上抽呗。上得楼来,选了一张临窗看河的桌子坐了下来。锅子里的水刚烧开,益农夫妻俩适时地赶到了。我和邢益农还真是头次见面,刚一落座,他就开腔了:黄大建,小时候随父母工作调动从上海到的北京,”“嗯?你怎么知道?”“文革的时候在75中上学,下乡后1973年从16团调到60团。我很纳闷。离开60团去了烟台,回北京后在交通部工作,以后又自己跑到上海去了。我有点晕了,从昨天确定见面到今晚满打满算24小时,有多大的神通把我了解的如此清楚?简直就是克格勃啊!益农见我一脸惊愕,哈哈大笑揭开谜底。他认识我一个很要好的中学同学,巧的是昨晚他们正好有事碰面,交谈中我同学提到了我,益农就此了解了一些我的情况,原来如此。确定了益农晚上回去由嫂夫人开车,点了一瓶二锅头,姜哥、益农、爱民、我四人平分,费教授要了啤酒。有了这样的开场白,一下子近乎了不少,几位都是大哥,我就姜哥、邢哥的称呼起来。看着身边的刘爱民有些感叹:我也该叫你哥,可瞅着你比我年轻,还真不好意思叫,就叫你爱民或干脆叫金虎。”“怎么叫都行爱民很是随和。

    没有任何客套,喝酒、涮菜、聊天,话题广泛,气氛热烈。从下乡前的红卫兵时期,到黑龙江的兵团生活,再至改革开放后的种种经历,有话题就有故事,有议论还有感慨。几位喝白酒的,借着酒劲儿话语不断,倒是费大哥颇有学者风范,斯文地喝着啤酒,听到兴处不时地谈上几句感想。坐在邢哥身旁的嫂夫人,忙着往锅里下菜、添水。她虽没有知青的经历,但从她不多的插话中,能感觉到她对知青的理解和关注。我和姜哥、邢哥几个烟民时不常地跑到走廊去过把瘾。趁着抽烟的机会,我壮胆儿和邢哥开玩笑:看了你在博客中写的流氓本性,我都想问你:打过群架吗?拍过婆子吗?不当流氓哪儿来的流氓本性邢哥一听又是一阵大笑:那时候,这些个事儿都经历过。由此谈论起电视剧《血色浪漫》,其中还真反映出不少当年的情景。好嘛,这哪像是初次见面,分明是当年的一群哥们儿,一帮坏小子。爱民到底是在报社工作,议论到哪段儿他觉得有意义,就会表示:应该把它写下来,这个应该记录下来。

    时间溜得真快,喝着、聊着,抬头环顾,已不见其他客人,只剩下我们这桌了。一看表,已经过了九点半了,几个服务员在一旁观望,只等着我们结束好打烊了。菜光了,火熄了,酒杯见底了,我们也该撤了。我是有备而来,拿出相机,嫂夫人帮我们拍下了这难得的聚会。要告别了,总感到意犹未尽,有些恋恋不舍。几位哥哥叮嘱我:下次回北京,一定通知我们,咱们再聚。我忙不迭地点头应允。这次相聚的感觉八个字:相见恨晚,相谈甚欢。

 相识 - huangjian - huangjian

评论:

悄然  "相见恨晚,相谈甚欢。"情深谊长!

2009-09-14 13:18:03 删除评论

tongjia  从心底流淌出来的好文章!句句深情!句句真情!相见恨晚,其乐融融!
2009-09-14 06:49:38 删除评论

Ocea…  金虎说的对,这出就叫“大建开讲”吧。你的故事就不少,你见到听到的故事就更多了。^_^
2009-09-14 05:11:18 删除评论

爱民 和 胜英  有情谊。
2009-09-13 12:49:57 删除评论

Jean  不打不成交的战友邻居网友,8.27匆匆而过想起真有些遗憾,我还等着‘唇枪舌剑’呢!
2009-09-14 00:22:53 删除评论

金虎  大建好!很认真的看完了你的博文和照片。河边一叙令我难忘,你讲的故事生动、感人,真该讲给大家听听。你又走南闯北的,见识多、故事多,多有意思啊。腾下工夫写本书都行,就用你本文的叙述方式,很动人!
2009-09-13 21:19:42 删除评论

琴好静秀  27号实在是太忙了,都顾不上与你聊聊,抱歉!
2009-09-14 21:04:01 删除评论

防字604  我也发现雅虎有问题,有时候看到这篇文章,但点开却不是。请大家耐心点,多点几回,多试着用不同的方法点,总有一次能弄成。反正与雅虎较劲,其乐无穷。
2009-09-14 13:25:57 删除评论

huan…  好几位战友反映:光见标题,不见文章。我也和雅虎较劲,再登一回,我就不信看不见。
2009-09-14 11:32:47 删除评论

 


        Image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