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ji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学(八)  

2010-11-12 15:56:43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学(八)

  调回北京首先要找接收单位,因为经常往部里跑,上上下下都比较熟悉,他们对我也比较了解。申请调到部救捞局工作,一路绿灯,领导大笔一挥:同意接收。我一步跨进了部机关,成了政府官员。回北京了,进机关了,太满足了。

 回到北京忙着办理手续,安排生活,适应新工作,当年参加成人高考委实有些仓促。人已安顿下来,那就多准备准备,尽量打个有把握之仗。此时儿子已经三岁,送进了部里的幼儿园,就在机关大院后面。每天跟着我坐班车,上班送去下班接回,我更加体会到了当爸爸的感觉。

 这一年冬天,我报了一个设在宽街小学的考前补习班,每晚三节课,就是为了帮助参加成人高考的考生。依据考试大纲,针对性强,重点突出,尽管时间不长,但效果很好。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到家,匆匆扒上几口饭就赶去上课。当时我住安定门河沿儿,到宽街四站路,我是骑车往返。去时还好,回来遭点儿罪。腊月天晚上9点多钟,顶着刺骨的寒风往回骑,路虽不长那也挺较劲。我费力地蹬车,每蹬一下就像是向目标靠近了一步。风大、风硬,那也得顶,为了上学憋着一股劲。补习班结束,我征询补习老师的意见,老师建议:各校办的函授因为自己出题自己招生,可能相对容易一些。电大是全国出题难度大些,但认知度比较高。就你的情况看,报考电大应该没有问题。老师的肯定增强了我的信心,基本确定了报考目标。

 在电大所设各类专业中,经济类的“工业企业管理”比较合适,也算是电大的热门。顺水船又有顺风送,由于部机关准备报考电大经济类的考生为数不少,1986年5月,机关又办了一期考前班,再一次强化了应试能力,又增加了几成把握。因为准备的比较充分,坐进考场丝毫不觉紧张。淡定自若,从容以对,可以毫不夸张地用“对答如流”来形容。成绩张榜,如愿以偿,成了一名电大的学员,一名带着孩子在职的电大学员。这一方面终于圆了自己多年的上学梦,另外也是势在必行。既已跨进了“衙门”,都想混出个人模狗样。说是三十而立,三十大几的人了靠啥立啊?那年代想进步、评职称,学历已经是不可或缺的。

上学(八) - huangjian - huangjian 在机关工作,上电大条件真的很好。当年铁、交两部还在一个楼里办公,两个部同一专业的学员有30多人,共同成立了一个班。平时除了电视听课,还专门请了各科的辅导老师,额外加课辅导。那时我在业务处,工作职责主要是掌管船舶动态。哪些船值班,哪些船营运,哪些船修理等等,每天的变化做好记录,更改动态信息。工作量不大且相对稳定,加上处里领导又很照顾,只要及时处理好手头的工作,基本上都能按时听课。

 电大采用的是学分制,分必修课和选修课。因为是经济类专业,数学、会计学、统计学、基础法律等都是必修课,其中数学更是我的兴趣所在。线性代数,微积分,那些让班里很多同学头疼的数学题,我却做的津津有味,还时不常的和同处室新毕业的大学生切磋一番。每解开一道难题,那种痛快的感觉语言难述。因为数学作业一直完成很好,逐渐成了班里数学课的“小先生”,同学遇到难解的题,时常会打电话或跑到我办公室来跟我讨论。第一年的学习由于条件好、时间充裕,完成的比较轻松。

 1987年根据国务院有关精神,要求政企分开、事企分开。此前救捞局为了承揽国际业务的需要,早在80年代初就注册成立了“中国海洋工程服务有限公司”,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,设有海工处主管三个局的国际业务。这次分开由一位局长牵头,在原海工处的基础上,人员作适当调整后,拉出去自立门户,为部属一级企业。分家过程中,有领导找我:“想调你到公司那边,你考虑一下,尽快把你的意见告诉我们。”我在烟台局干过几年商务,比起在处里千篇一律的工作,我更喜欢到公司施展拳脚。

 确定调往公司后才获知,公司领导有意让我担任主要业务部门的负责人,这可让我在“仕途”上前进了一大步。当然会有一些阻力,听到一些议论:他刚调回北京没两年,又没有正经学历,怎么让他当经理?就文化水平和学历而言,我确实没法和周围那些科班相比,但我有工作经历有实践经验,自信比他们更多一点工作热情和钻劲,我不怯阵。我明确向领导表示:有谁勇当这个经理,我来当副手,不然咱就用业绩说话。当时部里对所属企业管理挺严,处以上干部要经部人劳司批准任命,由于我的学历不够,暂不同意任命为 X X 部经理(X X 级)。权宜之计,公司任命我副经理代行经理职务。能如此器重信任我,足让我感激涕零,还计较什么正的副的?只有尽力工作,努力创收来报答知遇之恩。出谋划策、开拓业务,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,逐步确立了我在公司的骨干地位。

 公司分出来后,办公地点设在红庙,远离木樨地的部机关,我无法再去机关上课。更关键的是要尽力为公司挣钱,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潇洒、从容地按时听课。为了不落下电大的课程,我请当时在香港工作的“泰山”大人,为我买了一台录像机。平时按照电大的课程表,上班前预置好定时录像,待有空余时间再自己上课、做作业。面对工作、学习的双重压力,我丝毫不敢懈怠,尤其到了期末考试之前,更是临阵拼命磨枪。这样坚持了两年的时间,于1989年完成了电大学业,终成正果。非常感谢领导的关心、家人的支持,当然也要感谢这台陪伴我上学的录像机。

    能力固然重要,学历也不可少。那年代特别是在政府机关和国营企业里,没学历啥都甭提,有学历啥都可以。有了这张毕业证书,中级职称评上了,职位也顺理成章地“扶正”了。混到这一步,总算该让我喘口气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