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ji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学(九)  

2010-11-19 12:57:22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上学(九) - huangjian - huangjian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上学(九)

  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,权力逐步下放,下属的三个分公司具备了直接对外签约的能力,北京总公司的作用越来越小。为了维系生存,公司成立了开发部,由我掌门。除了在系统内部选择投资、参股,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海外市场。80年代与日本公司打交道比较多,公司很早就在日本设点,轮流派人常驻,几年来招揽了不少生意。为进一步拓宽业务渠道,公司决定在亚洲最大的航运中心新加坡设点。

 1991年7月,我带着一名“副将”受命赴了南洋。为了简化赴新的手续,我们联系了一家熟悉的当地公司,把我们聘用过去。根据新加坡移民局的相关规定,聘用具有大学学历的技术、管理人员,手续相当简便。这不,人家也认学历,我的大学学历这回还起了作用,书不白念!

 刚到新加坡人地两生,开展工作很是有些困难。离开北京时公司领导交代:只要不违法,什么生意都可以做。话是这么说,手里没钱,空手套白狼,谈何容易?走访公司、多交朋友、扩大影响,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了解我们。新加坡点的第一笔业务,承接了一项打捞工程。清除沉没在新加坡锚地的一条1000吨货轮,水深70多米,超过了常规潜水的极限。国内派出了当时号称亚洲第一的起重能力2500的大力号浮吊。潜水员超深度作业,令新加坡的同行望而兴叹;大力号将沉船一举出水,让很多人都开了眼。中国驻新加坡的大使和参赞们都到现场观看了沉船出水的过程。这次打捞并不挣钱,主要目的是让中国的打捞队伍跻身国际市场,让我们的设备和力量在世人面前有个展现。

 打捞工程轰动不小,也提高了我们在新加坡的知名度,但是打捞业务难得一遇,无法靠它生存。接下来的日子很不好过,尽管我们一直努力,一直搜寻,有长达一年的时间没能落实一笔业务,压力很大。我们只有两个人,但住宿、办公、交通等等每天都要花销,挣不到钱,开销都记在新方合伙人的账上。当年能够外派,那是绝对的“美差”,您总不能光为自己“挣大件”,不为公司创收吧?

上学(九) - huangjian - huangjian “天不灭曹”,就在我们冥思苦想,为寻找生意发愁的时候,机会来了。有一艘2万吨的货船,因欠债被新加坡政府扣押拍卖。从报纸公告到结束投标,前后只有五天时间,我们看到这一消息,马上觉得有机可乘。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在香港工作的拆船公司的朋友,他当即表示有兴趣并给我报了价,第二天就可以把信用证开给我。新加坡政府这次拍卖,只收现款不收信用证,怎么办?我找到一家也是交通部系统外派的燃油供应公司,与其商量:“我把高额信用证押在你处,你借我一笔低额现款,一周左右信用证兑现我就还钱,利息随你怎么算。”人家可不傻:“利息不要,我出钱你操作,咱们分利润。”我满口答应,先拿到钱把这条船吃下来再说。心里思量:利润多少还不是我说了算。各个环节落实,我们于结束投标的前一天,送出了投标文件。报了一个比较低的价钱,不知道能有多少胜算。

 没过几天接到通知:我们中标了。这让我们有些喜出望外,一块肥肉抓进了我们的饭碗。我们刚把船接到手,先后有几家公司找上门来,要求就地加价把船转让给他们。为什么不去投标呢?原来他们根本没注意到投标的公告,为此感到非常遗憾。我们猜测,由于招标时间很短,背不住只有我们一家投标,所以才能低价中标,没准儿再低点儿也是我们的。行了,别得便宜卖乖啦。还不是因为形势所逼,我们特别留意各方面的信息,包括仔细浏览每天的报纸,才捕捉到了这次商机。

 从接到手到把船送至国内港口,前后不过十几天,没用北京公司一分钱,就净赚了小20万,还是美元。不仅赚了钱,还让相关方面了解到,除了打捞、拖航,这家公司还买废钢船。以后有了这方面的信息,会有人主动联络我们,路渐走渐宽,日子好过了很多,人也得到了锻炼。遇事无需请示汇报(也来不及),不用开会研究,当断则断,说干就干。虽说挣了钱是国家的,出了事儿就要准备自己担,但那种说了算的感觉真好!怪不得人都愿意当一把手。

 正干的风风火火,突然奉召回京,有些莫名其妙。回到公司后方知,老总年龄很快到点,要为公司做下一步的人事安排,怕我长期在外,错过了很有希望的“升迁”。我思前想后,不想再干。干事的人不一定有功,不干事的闲话多多,挑刺儿不断,对于身边复杂的人际关系实感厌倦。恰逢此时,香港工作的岳父母大人,离休回沪定居,子女都不在身边,问我可否考虑到上海另谋发展。在外几年思想有了一些变化,也放纵了自己一定程度上的自由散漫。为照顾老人、为自己舒坦,几方面考虑,“若为自由故,其他皆可抛”。辞职、下海、单干,楞闯上海滩。

 下海较晚,水性不好,不敢深探。只在水不过腰的浅水湾转转。人家深海使船,收获的是大鱼龙虾,可也得经受狂风巨浪的考验。咱们少有风险,退潮时在滩涂上赶海,刨挖一点儿小海鲜。虽无大获却也能果腹,能平平安安衣食无忧,就意足心满。

 就着上学的话题,罗嗦了不少个人的经历,说到后来似乎已与上学无关,其实不然。宽泛点儿讲,人的一生一直都在上学,何处不是学堂?何人不为老师?至于学多学少、学好学坏,那就因人而异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4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