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ji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学  

2010-09-01 07:50:17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学

 9月1日是学校开学的日子。看着孩子们背着书包活蹦乱跳地行走在路上,不由得心生感慨。一点点回想起此生以来为时不长的在学校的情景。

自学习上网以来,每每在网上看到词句精炼、优美的诗词歌赋;引经据典、逻辑严谨的评述;情节感人、语句生动的叙事;短小精悍、与人启迪的感悟;文字流畅、引人入胜的游记……等等,令我叹服,羡慕。常常是心痒痒,笔难动,无奈腹中空空。上学太少,人生一大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我是1960年在上海入学,1961年因父母工作调动迁居北京。我到北京时,记得是一年级的下学期,当时家住前园恩寺。之前家长也曾打听过相关情况,了解到府学胡同小学比较好。但经联系,人家不肯接收。说是按地域划分,交道口南大街路西的不属于他们的接收范围。没辙,只好就近上了前园恩寺小学。

刚到北京那会儿,班上的同学都不熟悉,说话还夹杂着上海的口音,感觉怯怯的。但毕竟年龄小适应快,没多久就融入了新的群体,恢复了儿时的天性。我觉得学生在班里的“地位”和老师的喜爱程度,与学习成绩基本成正比。因为家长重视,自己也还用功,我的学习成绩不错。特别是到了二年级,开始有了应用题,我的优势逐渐体现:就是对应用题的理解。当时的班主任兼教我们的算术课,每次讲解应用题提问时,有其他同学举手,我就猫着。只有当别的同学都解答不好的时候,我才举手,而且基本上都能得到老师的赞扬,此时心里那叫一美。久而久之渐渐成了班上的算术“小权威”,人气儿见长。

可我又不是那种公认的“乖孩儿”,不时会干些淘气的勾当。在院子里偷偷爬上高过屋顶的枣树摘枣,被“洋喇子”弄得胳膊刺挠了好些日子,令家长气笑不得。在学校课间休息时,与同学嬉闹,用手憋着水龙头滋人,而被叫到办公室罚站……,等等。所以到了二年级,虽然顺利地首批入队,但在选举队干部时获票并不是很高。当时班里的选举不是那么公开透明,同学们写好了选票后交给老师,由老师来做决定。或许出于老师对我的一点偏爱,在几个票数相近的同学中,选择我出任班里的中队旗手,就此开始了我担任少先队干部的光荣经历。

三年级的时候,患过一次严重的痢疾,其病菌类型比较罕见,为此在儿童医院住了二十多天。每天有同学来告诉我学习的进度,有课本在身边,功课倒是落不下。那时候上学可没有现在的孩子那么紧张,下午很少有课,都是在学习小组做作业,好像玩儿的时间还挺多的。儿时的游戏现在看起来太简单,人多的时候玩儿拽包,谁被打中就“哏儿屁”了。男孩儿推铁环、弹球儿、扇洋画,女孩儿跳皮筋儿、踢毽……,诸如此类。胡同里的孩子也玩儿不出什么新鲜名堂了。

患病住院期间,一个人住在隔离病房,为了打发时间,父母在单位图书馆给我借来一些小说看。书中的精彩情节让我着迷,常常欲罢不能,忘了睡觉时间。出院时检查视力,我都有点近视了。后来随着阅读能力的提高,书是一本接一本地看。《敌后武工队》、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烈火金刚》、《红岩》,到后来的《水浒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《西游记》等,小学期间还真读了一些小说。三年级还有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儿,就是学校搞的数学竞赛。为了能够拉开名次,各年级的考题夹杂了部分没学过的高年级内容,让你自己发挥。我连想带蒙竟然混了个数学竞赛第一名。以后很长时间每提及此事,都会令我小小骄傲一把。

四至六年级是同一个班主任,一位男老师,也兼我们的数学课。他是师范毕业,原来在中学教课,所以教小学这点课程那是绰绰有余。班主任主讲数学,我又偏爱数学,因而成为他比较喜欢的“弟子”之一。我的数学算是强项,也是兴趣所在。为了保住在班级中的排名,语文却也不敢怠慢。一二年级识字、造句还好应付,三年级以后写作文常常让我头疼。解数学题感觉是种乐趣,可做作文就不爱费这个脑筋。我写的作文几乎没有作为范文上过班里的学习园地,但还是可以获得“段落清楚、语句通顺、字迹整洁”之类的评语。用现在的话说,不强,但不拉分。

有一件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刚上三年级的时候,一次我在教研室门口的大黑板上看到一条标语,大意是“师生携手共同建设美好校园”。我当时不认识这个“携”字,凭猜想念成了“师生搀手……。”正好有老师从我身后经过,听到我念的标语,停住了脚步很严肃地对我说:“小同学,你念错了。这字不念chan 念xie ,字不认识不要紧,可以问老师,查字典,但一定不要乱猜。”说完拍拍我进了教研室。当时身边并无他人,我却羞得无地自容。真的很感谢那位老师,这事让我一辈子对待生字都比较谨慎。

   我父亲是山东人,小时候曾念过两年私塾,很有点传统思想。他看我功课没啥问题,闲玩儿的时间挺多,就给我增加了副业。每天必须写两张报纸的大字,字的大小与字帖相仿。父亲很少检查我的学校作业,但每晚都会批阅我的大字。这样一直坚持到小学毕业,几年的练习为我写字打下了一些基础。

小学期间总体讲我还算是个好学生,但比起其他队干部来,就没有那么自律。好像是在四五年级的时候,一次我和几个同学去北海玩儿。那时的学生普遍囊中羞涩,兜里不称几个钢蹦儿,即便是有几分钱也不舍得买门票,还想留着卖冰棍儿吃呢。经别的学生指点,我们沿着北海墙外的小胡同寻到一处可以翻爬的地方。从墙上蹬出的脚窝可以看出,常有人从这里翻墙入园。墙内是公园的一个小土坡,离墙头很近,只要爬上墙就大功告成。爬墙之前我把红领巾和队干部臂章摘下来,塞进了裤兜里,自己也知道是件不光彩的事情。活该倒霉,可能因为常有人翻墙引起了公园方面的注意,那天我们几个刚翻进去,就被逮了个正着。工作人员把我们带进一间办公室,好一通教训。训斥间那人看到了我裤兜露出的红领巾,他走近我身边,一边拽出红领巾一边说:“少先队员怎么能干这种事情?”谁知他这一拽连臂章一起带了出来。“好嘛!还是个少先队干部……”我已经听不进他是如何挖苦我的了,哎!羞愧难当啊!此事后来反映到学校,给予我“罢免”处理。

我曾有过那么多的憧憬和幻想,工程师、科学家、将军……,好像什么都有可能实现。同院儿的邻居有清华的大学生,我看着他胸前的校徽,就想着以后我也要上清华。到了小学六年级,“文革”开始了。起初对小学的影响还不是太大,我记得还参加了毕业考试,成绩相当不错。班主任老师帮我分析,只要认真准备,考上五中很有希望。然而随着“文革”愈演愈烈,学校一片混乱。校领导被打倒,班主任因出身问题被揪斗,我的五中梦也被革灭了。阴云遮挡了早上八、九点钟的太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