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ji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学(四)  

2010-09-24 18:27:16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学(四
     在到60团之前,听说是个新建团条件比较艰苦,但没有想到会那么艰苦。泥浆路、土草房、昏暗的油灯、灰色的蚊帐……。到的时候正是夏天,蚊子多的难以想象。手套、蚊帽全副武装,一个夜班下来,手上、脸上被咬的包不计其数,现在想起来后脖颈子还觉得发痒。
    艰苦归艰苦,日子得照过,活儿得照干。有时想想,同样是城市来的知青,我这是在老团呆了几年,相比之下觉得这里条件太差。人家从一下乡就分到60团,那时的条件比这会儿还要艰苦,不也这么过来了吗?要不说换位思考是心理良药呢,多这么想想也就安心了。况且想到还有招收工农兵学员的机会,要想实现梦想,就必须好好表现。
    任劳任怨,埋头苦干。这时从父母所在干校转来了信函,家长的问题有了转变。所谓“出身”曾一夜间由“红”变“黑”,现在又由“黑”变“红”,为我实现上学梦想创造了有利条件。在老团三年多愣是没能入团,到了60团11连只用了三个月时间。入团当然很高兴,但并没有太激动。这只是初级目标,我有更大的“野心”,还想争取早日成为共产党员。要把入团耽误的时间,在入党的时候找补回来。入团的第二天,我就向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那是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,把入团作为新的起点。
    当年冬季的机务培训之后,我所在的60号机车调往水利连,我被留下来当了机务统计。虽然算不上什么官儿,却也成了连领导的助手,帮着给车组派活儿,丈量计算每日的工作完成情况。曾为了工作量的统计误差与作业车组有过小的摩擦,但从大面上说,工作努力,领导满意,增进了战友之间的关系。在我逐步适应新环境的同时,看到了一些连队建设方面与老团相比存在的差距。记得在我离开老团时,有战友好意相劝:到了新的环境,不要由着性子乱放炮,要注意和连队领导的关系。因此我就把自己的如何改善战士业余文化生活、注意弘扬连队正气等想法,写了一份书面东西交给了指导员。不曾想就是这份东西,为我以后的人生路埋下了伏笔。1974年6月的一天,党支部组织委员在地里找到我,要填一个表格。我定睛一看,嘿!入党志愿书,来的太快了!这时心里一阵惊喜,不管能想到些什么,当时没有任何犹豫的道理。经过支部大会讨论,报到了团里。
    不久,1974年的工农兵学员的招生工作又开始了。此时的我踌躇满志,心中充满了极大的希望。一年来工作表现不错,人际关系挺好,家庭出身优越,又是入党发展对象,可称是“根红苗正”。再加上平时没断了看初中文化课本,所学不多,但在同届知青中算是有一点基础。第一步是各班组推选,记得那晚各班的班务会之后,就有战友陆续给我透露相关信息。粗略一统计,各班推选的人员中基本上都有我,心中忍不住窃喜,感觉正在向梦想走近。接下来由贫下中农把关,党支部讨论决定。要召开全连大会了,公布名单的时候到了,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,只等着指导员念出我的名字。但是,怕就怕这个“但是”,推荐上学的人员名单中没有我,怎么回事?这是为什么??这时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:“你们推选了谁,你们是清楚的。但是(这个倒霉的但是)经党支部和贫下中农讨论研究,为连队建设考虑,把他留下了。”什么叫兜头一盆凉水?什么叫脑子一片空白?
    我不甘心,我不死心,我要抗争!全连大会一结束,我就跑到连部找连长指导员:“今年推选的人已经定了,我不多说。也许我到11连的时间不长,对我的了解不够多。没关系,可以继续考验,希望明年能够给我机会!” 连领导好言相劝:“把你留下来是为连队建设考虑,同时也是为了你今后的发展。”“别,我理解领导的好意,可能想要提拔我,可我确实是不愿意干。我仍然当我的统计或者回机务开车,我会继续好好表现,我想上学!” 我如实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。指导员板脸了:“革命工作由不得你愿不愿意干,你的入党问题已经报到团里,虽然还没有批,但你要用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,讲话要注意原则。”好严肃啊!一下子把我噎的哑口无言。已经提到了这样的高度,再矫情?还真是不太敢。不知所措,心里那叫一个乱。
    那个年代入党没有预备期,8月份团里批准就是正式党员。虽说当年没能上学,入党还是让我激动了好一阵子。没等完全缓过神儿,10月的一天,指导员在全连大会宣读任命,毫无思想准备的我,成了11连的副指导员。甭管是否情愿,马脖子戴上了夹板,不干也得干。听说为了让我当副连长还是副指导员,连里曾有不同意见。后来是指导员拿着我写给连里的那份东西给团政治处看,认为我更适合作政工,团里采纳了指导员的意见。这事儿闹的,对于连领导的这番好意,我不知是该谢还是该怨。我给连里写的那点儿想法,觉着是自己设套,自己往里钻。
    话又说回来了,既然干了,还是那句话:呆这儿一天就得干好一天,可不能白占“茅坑”。除了和大家挥汗田间,奋战场院,和知青战友们一起玩儿体育、搞文艺,让连队的文化生活有声有色,共同经营好生存的家园。自当上了这个“小官”,觉着想要上学基本没戏了,包括招工、征兵也很难沾边。即便如此,文化课本一直留在身边,忙里偷闲看一点儿,还是心有不甘。我认为:上大学是为国家培养人才,要选就选那些肯学习、爱学习、能学习的人去。局部考虑更应该服从国家和全局的利益。理儿是这么个理儿,可跟谁说去啊?75、76年又有战友选送上了大学,除了羡慕和为战友高兴,心里的味儿还是有那么一点儿酸。直到1976底离开兵团,上学的梦想一直没能实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