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uangjia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学(五)  

2010-10-08 13:52:13|  分类: 回首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学(五) - huangjian - huangjian

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学(五)

  留下了刻骨铭心的青春岁月,告别了挥洒血汗的广阔天地,在北京家里过了一个欢乐的团圆年,1977年初我到了美丽的北方海滨城市——烟台。报到的单位是交通部烟台海难救助打捞局,于1976年新组建成立,接受了一批下乡的部属职工子女。当我第一眼看到大海,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。爱她的广阔,爱她的深沉,爱她温柔恬静,更爱她波涛汹涌。即使是在冬天,我也会站在岸边,任凭浪花溅起的飞沫扑洒在我的脸面。久久凝望着大海,会感到心胸开阔,目光长远。

 可能是我的的调令上注明曾担任连队的副指导员,把我分到了局政治部宣传处。身为党员刚报到没几天,就抽去帮助组织部门搞外调,为出国船员办理政审。因为携带大包的人事档案,烟台、北京、上海,一路上除了软卧就是飞机,上世纪70年代这可是高级干部的出行待遇,尤其对于刚离开北大荒的我,真是开眼。

 在机关没呆上几天,跟随干部处的负责人作为“工业学大庆”工作组,到船上蹲点,为期一年。目的是建设工业学大庆的先进单位,这让我有了船员生活的体验。海难救助打捞局有些类似于陆地上的消防队,负责海上救险和沉船打捞。我上的是一条2640马力的救助拖轮,这在当时的打捞局已经是主力船舶了。平时除了执行一些拖航任务,其主要职责是待命值班,随时准备救险。

 记得在我上船后不久的一天,船上接到了抢救命令。当时海上有八级大风,波涛汹涌,白浪滔天。出发前船长曾劝我:“天气恶劣,这次就先不要去了吧。”那哪成!我坚持要随船出海。拖轮顶着大风出航了,我站在甲板上迎着海风,看着船艏劈开的浪花,真有点豪情满怀。我憋不出像样的诗句,但我可以大声呼喊:“这才叫乘风破浪,大海,我来啦!”我这儿还激动着呢,有船员提醒我:“赶紧回舱室吧,一会儿出了防浪堤,会晃得很厉害,到时候可没人顾得上管你。”虽说有点扫兴,毕竟是第一次出海心中没底,先收起豪情,老老实实回船舱吧。果不其然,没多久船就开始来劲了,前后颠簸的同时还左右摇晃而且幅度很大。此时心中已没了刚才的豪迈,开始有些紧张了。若要比方,有点像北京早年间的摇煤球或是滚元宵,反正什么方向都有,就是没规律。感觉不好了,头晕了,恶心了,先是“交公粮”,一趟、两趟……,彻底交光。头昏脑胀无法形容,除了难受还是难受。我把脑袋扎进被伙里,蜷缩在床上忍耐着、迷糊着,全然不知船员们如何战风斗浪奋勇救险,直到完成任务后返航。船靠好了码头我才睁眼,晕船的感觉还没完全消失,上了岸觉得码头还在晃。

 在船上蹲点的这一年,真是经历了很多,学到了很多。十级台风中,为走锚的废钢船重新下锚。在拖轮大幅度摇摆极其危险的情况下,目睹船员在两船靠近的一瞬间,飞身跃上无人的废钢船,让我心惊;清晨五点,睡梦中被强烈的震动惊醒,原来船在雾中航行,雷达测算不利,与一艘日本货船相撞。还好是我们的船头撞他们的船身,如果反过来,其后果使我胆颤;夜里搜寻被撞的渔船,找到后拖送至渔港,里面扣着已经死去的渔民,令人心痛……,这些场景都深深留在了我的记忆中。我和船员们同吃同住同劳动,打结、撇缆、刷油漆,除锈、帮厨、搞卫生,熟悉了船员的生活,大海也已不再陌生,年底该船评为了学大庆先进标兵。

 1977年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高考。到船上蹲点,我没有放松文化学习,干部处的负责人知道我有上学的愿望,曾拍胸保证:只要你想上,今年我们负责保送。去年局里推荐的名额还有人没去,浪费了指标。听到这情况,直惋惜自己怎么没能早来几个月。抓紧时间看书,又做起了自己的一枕黄粱。干部处负责招生工作,有处长的帮忙加上我的努力,应该会很有希望。然而好梦不长,后来听说要考试入学,干部处就很难帮忙。即便如此倒也不慌,大家都是从文革中过来,竞争力不会太强。可我当时人生地不熟,又长期呆在船上,一点儿也不了解相关情况,根本不知道还有考试大纲,完全就凭自己的想像。

 政治、语文、数理化。政治,我觉得干过几年政工,在兵团和大家一起学了一些哲学、政治经济学的基础知识。一分为二、内因外因、量变质变,生产力与生产关系、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等等略知一二,时不常的再翻翻,应该难不到哪里。语文,自认为作文可以对付,到时候临场见题发挥就行。化学从来没看过,干脆放弃。主要精力攻数学、物理,到临考的时候,初中的数学物理我已经啃得差不多了。当年高考,山东的作文题记得是“难忘的一天”,叙述文不难做。我写的是粉碎“四人帮”,没什么新意,却也有的发挥。数学题还真是不难,多数题我都做了。物理、化学是一张卷子,化学空着,物理题能做的都做了,数学、物理这两门做了能有个七八成,自我感觉还不差,砸就砸在政治上了。原以为在连队时没少讲政治课,哲学、政经知识还算熟悉,考前复习过一些基本概念。谁曾想拿到考卷一看,傻眼!完全考的是党史,我根本就一点儿没看。重要会议、历史事件、时间、人物、地点,既不会蒙也不能瞎编。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也就十多分钟,我就交了这张白卷。同室的考生都很惊奇,你答的再快也不可能这么短时间。不知是否因为这张政治白卷,也许考的就是不行,反正当年是名落孙山,上学的愿望还是没能实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